當前日期:2020年5月14日 星期四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手機版|微信公眾號|ENGLISH |日文 |韓文 |法文
學術天地
您的位置:首頁 >> 學術天地 >> 學術動態
四、殷墟王陵遺址
發布人:安陽殷墟    點擊數:38297    更新時間:2008年07月16日
殷墟王陵遺址,是商代后期王陵墓葬群,也是殷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重點區域之一。殷墟王陵遺址不僅形象地揭示了商代奴隸制社會殘酷的殺殉制度,而且輝煌地展現了殷商時代青銅器文化的卓越成就,被國際遺產專家譽為世界上第二個古埃及,堪與金字塔王陵相媲美。

1. 殷墟王陵遺址的分布
  殷墟王陵遺址位于洹河北岸侯家莊西北岡、武官村北地的高地上,與殷墟宮殿宗廟遺址隔河相望。
  殷墟王陵區包括東、西兩區。自1934年起,這里共發掘13座王陵大墓(包括1座未完成大墓)、2000余座陪葬墓和祭祀坑。其中,西區有8座大墓,分成4排,一南一北分布,最西為M1500、M1217號,最東為M1001、M1550號,位于中間東北部的為M1004號,西北部為M1003號,南部為M1002號,居中位置為M1567號;東區有5座大墓,其中4條墓道大墓1座,為M1400號,2條墓道大墓3座,分別為M1443、M1129和50WGKM1號(武官大墓),1條墓道大墓1座,為M260號。這些大型墓葬均為南北向,墓形呈亞字形、中字形、甲字形等,被學者認定為殷商后期的王陵。(圖三六)
[center]


殷墟王陵遺址北門


殷墟王陵遺址鳥瞰
(圖三六)[/center]
  在殷墟王陵遺址中,規模最大、墓道最長的是M1217號大墓。其墓室平面呈亞字形,墓室南北長18.4米,東西寬18.1米,墓口至墓底深15.4米,東、西、南、北四條墓道分別長28.9米、25米、60.4米、41.55米。
  殷商考古專家楊錫璋認為,在殷墟王陵墓葬中,只有四條墓道的大墓才符合國王的身份。他對殷墟王陵西區大墓進行考古分期,提出最早的M1001、M1550、M1400號墓分屬殷王武丁、祖庚、祖甲,其次的M1004、M1002、M1500、M1217號墓分屬殷王廩辛、康丁、武乙、文丁,后期的M1003號墓為殷王帝乙之墓。至于那座未完成的只有墓室而未筑墓道的“空大墓”,本應為殷王帝辛(殷紂王)而修筑,只是因周武王伐商,帝辛自焚而死,未能如愿埋入。這座“空大墓”也成了失落千古的殷陵掌故。
  在王陵遺址的東區和西區,還分布著2000余座小墓葬,其中東區已發掘1383座,西區發掘104座。這些墓葬除少數為陪葬外,大多是祭祀坑,是商王祭祀祖先的遺跡。這些祭祀坑呈長方形、方形等,集中而又有規律地成組排列。
  安陽市為了殷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于2001年新征地11.2公頃,對殷墟王陵遺址墓室和祭祀坑遺跡采用地下封存、地上標識的展示方法,先后完成了M260號大墓復原展示和保護房工程、12座王陵大墓以植側柏標識,480余座祭祀坑、獸祭坑展示工程、殷陵館改造、文物陳列展示、遺址綠化和道路建設等工程。有效地解決了殷墟王陵遺址的保護與展示問題,改善了殷墟王陵內部的環境。游客登上王陵區新建的瞭望臺,即可看到殷墟王陵所展示的諸多大墓和祭祀遺跡景觀。
  殷墟王陵遺址的保護與展示工程,經過五年的施工,現已成為一個初具規模的集文物保護、學術考察、宣傳教育和旅游觀光為一體的文博單位。
[pagecute]
2. 亞字形墓室的象征
  殷代國王構筑的大墓亞字形槨室,形制比較復雜,比營建一般方形、中字形、甲字形陵墓困難,而且又費工料。后人對此多有揣測。
  國內有學者認為,構筑這種亞字形墓室并非為了美觀,而是自有一定的涵義,應該是當時喪禮的一種,象征著貴族社會的禮制建筑。也就是說,這種亞字形墓室可能是古代宗廟明堂建筑的象征,表現了后者最具代表性的亞字形特征。殷代的王公貴族死后,地上的亞字形建筑是他們的靈魂寄托所,而地下的亞字形槨室則是他們的尸體埋葬處。
  英國也有學者認為,這種亞字形墓室具有某種特殊的含義,反映了殷人的宇宙觀。亞字形是殷人心目中的土地之形,當時按亞字形來劃分土地、上界、下界,亞字形所代表的土地可分成中央和四方五部分。這一形式也是中庭連四廂的布局,人站立于四個方向的中央,最易取得和諧之感;而死者安睡在亞字形槨室的中央,靈魂可直接享受四方供品。
  “亞”字形墓有M1001號、M1002號、M1003號、M1004號、M1400號等8個,其中M1001號武丁墓是殷墟比較典型的一座大墓,從中可以窺見殷代王陵的基本形制和埋葬情況。(圖三七)
[center]


[size=5]A[/size]


[size=5]B[/size]


[size=5]C[/size][/center]
A、 殷墟王陵遺址M1001號“亞”字形大墓的平面圖及墓內出土木器彩繪遺跡(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提供)
B、 殷墟王陵遺址M1002號“亞”字形大墓的形制。這是1937年考古發掘情形。
C、殷墟王陵遺址M1005號大墓祭祀坑出土的中柱旋龍盂。

(圖三七)
[pagecute]
  武丁大墓的墓室平面呈亞字形,有東西耳室。墓室口大底小,自口至底深10.5米,墓室上口南北長18.9米、東西(連耳室)長21.3米。四條墓道成坡狀,其東、西、南、北墓道分別長14.30米、11米、30.7米、19.5米。東、西、北三條墓道與墓室相接處高出墓底5.50米,南墓道高出墓底2.30米。墓底有9個小坑,長約1.10米,深約1.2米。墓底鋪木板,似為柏木,長2—4米,寬0.20—0.40米,共92塊,其中正室63塊,東耳室17塊,西耳室12塊。大墓的槨室四壁由木板筑成,自底至頂高約3米,都已腐爛。由殘留的木板痕跡推知,木板涂紅色,雕刻花紋,鑲野豬牙。槨室中間有木棺。
  在北、東二層臺上有木雕器的遺痕,有的似盤皿類木器,有的似抬物之抬盤,有的似木槨頂板。大多數木器上涂紅色,其紋飾有饕餮紋、夔龍紋、虎紋及云雷紋等。
  武丁大墓曾被多次盜掘,隨葬品幾無所存,只有盜坑擾土中有一些玉、石、骨、牙、白陶及金葉等殘品,其制作極精致。另外,在墓內殉葬人身旁及陪葬坑中尚殘留少量銅禮器等物。
  武丁墓內及墓室外殉葬的人數,在西北岡諸大墓中是較多的。其墓底四周共埋8人(手執銅戈)7犬,正中埋1人(手持石戈)1犬,顯然是武丁的警衛人員和警犬。在木槨外側西南角填土中埋有1人。木槨頂周圍埋有11人,其中6人在西北角(5人有棺,1人無棺),另5人在東耳室(1人有棺,4人無棺),葬式分仰身和俯身,有的身上有綠松石等佩飾,有的身旁有銅戈等兵器,這些人骨架都與木抬架等在一起,可能是管理儀仗等物的侍從。另外,在西、北兩墓道內各埋1殉人和被打碎的銅觚、爵、鼎等禮器。在四條墓道及東耳室共埋人牲134個個體,其中無頭軀體骨架61個個體,頭骨73個個體。在墓室東側,有37個埋人和動物的坑,其中埋人的坑22個共68個人,埋馬的坑7個,馬坑中的馬骨上有華麗的轡頭、銅泡及綠松石等飾物。這些人大概是武丁生前田獵燕樂的侍從。
    和武丁大墓一樣,殷墟王陵遺址中其他陵墓的形狀也是上大下小、四周呈斜坡形。人們形象地把這種大墓比喻為鉆入地下的金字塔。
來殷墟觀光的游客,在M260號大墓保護房內,即可看見這種頗像倒置的金字塔墓室;而由保護房向西,登上瞭望臺,就可看到植被標識的所有大墓的上口。

3. 殺祭殉葬的見證
  在商代奴隸制社會中,殺殉制度十分盛行,人牲和人殉是當時兩種不同的社會現象。
  所謂人牲,就是在祭祀時把人像牛羊豬等牲畜一樣供奉給祖先和神靈,被殺的人為戰俘和奴隸;所謂人殉,則是為侍奉死后的王公貴族等權勢者而殉葬的人,其中有陪臣、妻妾、侍衛和親信,也有用作仆役的奴隸。
  在商代甲骨卜辭中,常有殺人祭祀的記載,最多的一次殺祭用了300人。商王和貴族奴隸主在祭祀祖先、祈禱神靈、建筑宮室、求年問雨時,都要使用人牲祭祀,其遺跡見于墓葬內外和建筑基址附近。商王、貴族及奴隸主的墓葬中,一般都有殉葬人。
  殷墟王陵遺址共發掘殷代祭祀坑、陪葬墓1487座。祭祀坑內的埋葬,可分為人坑、動物坑、器物坑三類。人坑內葬有數千具祭祀人牲的遺骸,這些人牲大部分被砍殺,多為青壯年,還有女性和未成年的兒童,每坑8—10人不等。僅1976年發掘清理的191座祭祀坑,就發現祭祀人牲1178人。在動物坑內,或單埋動物,或與人共埋。西北岡東區就是商代王室用于祭祀祖先的一個公共祭祀場所。(圖三八)
[center]


[size=5]A[/size]


[size=5]B[/size][/center]
A、殷墟王陵遺址祭祀坑展覽館全景
B、殷墟王陵遺址M87號祭祀坑的奴隸遺骨

(圖三八)
  到商代后期,隨著奴隸制社會的發展,一部分青壯年俘虜被用作生產奴隸,人牲數量減少了。據殷墟卜辭統計,商王祭祀共用人牲14000多人,其中又以武丁一代用人祭祀次數最多,數量也最大,共用人牲9000多人。但在武丁以后,人牲逐漸減少,到帝乙、帝辛時只用100多人。
  這種人牲數量的變化,也與殷墟考古發掘相符。殷墟前期的大墓內有大量的人頭及無頭軀體,后期則數量極少;前期個別中型墓中也有人牲,后期已不見有。類似的變化也見于1976年西北岡東區發掘的191個祭祀坑中,較早的南北向坑用人牲近千,而較晚的東西向坑僅百人左右。
[pagecute]
4. 黃泉下的奢華
    殷墟王陵雖歷經盜掘,大墓無一幸免,但仍遺留下來許多制作精美的隨葬器物。憑借這些考古發掘的資料,我們可以窺見殷王在“黃泉”下的奢華生活。
  殷代國王的大墓,不僅墓室的面積大,而且墓室很深,一般在地面以下10—13米,墓底幾乎接近地下水面。這種排場可能與古代“黃泉”之說的宗教意識有關。
  古人視死如生。因此,殷墟王陵內的隨葬器物也基本模仿殷王生前的生活景象放置有序:頭飾或佩飾一般在棺內,禮器或生活用品一般放在槨室,兵器、生產工具、樂器等放于棺槨之外,儀仗和車馬一般放置在墓道。
  殷墟王陵內發掘的隨葬器物中,有很多生活用具。如M1400號墓室放置的牛鼎、鹿鼎,為炊煮器;大墓的南墓道發現的銅斝、銅尊,用于宴饗;東墓道發現的銅盂、壺、盤、勺、陶搓等,用于盥洗;另有銅人面具,是生活居室的壁掛裝飾品。(圖三九)
[center]


[size=5]A[/size]


[size=5]B[/size]


[size=5]C[/size]


[size=5]D[/size]


[size=5]E[/size][/center]
A、殷墟王陵遺址M1004號大墓    1937年考古發掘出土銅鹿鼎、牛鼎的情形。
B、牛方鼎
  青銅禮器,通高73.2厘米,口長64.4厘米、寬45.6厘米。
1935年殷墟王陵區1004號大墓出土。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藏并提供照片。牛頭紋左右兩側為鳳紋,此紋飾具有古典對稱美。此紋飾反映了殷代先民喜牛的勤勞和愛鳳神通的俗尚。
C、鹿方鼎
  青銅禮器,通高60.8厘米,口長51厘米、寬38厘米。
1935年殷墟王陵區1004號大墓出土。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藏并提供照片。鼎內有銘文“鹿”字,鼎外正中飾鹿頭紋,栩栩如生。
D、人面具
  通高25.4厘米。1935年殷墟王陵區1400號大墓出土。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收藏。殷人喜好美術,此“人面具”是殷王先前在王宮作為藝術品,欣賞的壁掛。由此可窺見其奢華生活和審美情趣。
E、饕餮紋胄
(圖三九)
  在殷墟王陵大墓中發現的禮器,主要有M1022號方彝、提梁卣,M1550號銅爵、銅觚,M1400號銅觶、銅尊,M1005號銅壺,M1002號銅角,M1885鸮尊,武官大墓青銅鼎、青銅甗、青銅提梁卣等。
  兵器也是殷墟王陵主要的隨葬器物,種類有戈、矛、大刀、箭鏃、盾和頭盔等,頭盔僅見于王陵區大墓內。有的大墓中,戈壓在盔、矛之上,分三排放置。M1004號大墓出土731根矛、141頂胄(頭盔),盔中部有脊棱,頂中部豎立一個小圓管,盔的橫斷面呈卵形,外表鑄有瑰麗的紋飾,主要紋飾可分牛、羊角等獸面五種。值得注意的是,在盔上發現銘文和符號共16種47個,計有“貯”、“合”、“鼎”等銘文。聯系M1003號大墓出土的頗為講究的皮革盾和皮甲,表明殷代軍隊的確具有精良的裝備。
殷墟王陵遺址內發掘的工具,主要有武官大墓銅錛,M260號大墓木锨印痕,M1001號墓斧、石刀、石臼、石杵等。
  在王陵大墓出土的石器中,最為精美有M1004號墓的石簋,為食器;M1003號墓的門臼,M1001號墓的石鸮、石虎面飾、石虎首人身獸爪圓雕等,為建筑裝飾。那兩件石虎首人身獸爪圓雕,作曲膝跪坐狀,虎腿飾龍紋,虎身飾云紋,虎背部開一長方形豎直槽,可立柱。圓雕高約31.7厘米,寬21.4厘米。此器造型、花紋都十分出色,是石雕中的精品。
  殷王愛美,不僅墓室的槨板朱墨雕彩,還要在木構件上鑲嵌石虎、豬牙等裝飾品。隨葬的藝術品豐富多彩,尤其是各種動物雕塑,如石龍、石虎、石牛、石鸮、石龜、石蛙、石雙鳥面管等,栩栩如生,有的還夸張變形,富于想象。這些雕塑品都是墓主人生前所好,也反映了殷代先民的藝術創作水平和審美情趣。
[pagecute]
5. 寶鼎的故事
    在殷墟王陵遺址內發掘的殷代遺物,當以M260號墓出土的司母戊鼎最為珍貴。它不僅是中國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也是遐邇聞名的世界寶鼎。
  然而,司母戊鼎的出土并非科學的考古發掘,而是武官村村民吳培文和吳家兄弟在修整祖墳時發現的。吳家祖墳區長著許多柏樹,故學者也稱吳家柏樹墳。
  其實,1937年初,著名考古學家梁思永在主持殷墟王陵遺址發掘工作時,就曾找到吳培文,要求對祖墳區進行勘探。當時吳培文提出,在墳地柏樹林周圍兩丈內不可探挖,以保吳家的風水。梁思永只好尊重當地民俗,隨后在柏樹墳周圍發掘出大牛鼎、鹿鼎等珍貴文物。今天,我們從當年發掘王陵西區M1400大墓的照片中,仍可以看到遠處吳家柏樹墳的柏樹。不過這張照片也給梁思永等考古工作者留下了一大遺憾,即未能將國之重器司母戊鼎親手科學發掘出土。(圖四Ο)
[center]


殷墟王陵遺址M260大墓復原[/center]
  殷墟王陵遺址M260大墓復原,其中的鼎即司母戊大方鼎。此“寶鼎”在“地宮”里聳立著雙耳,聆聽著人們的談話,面帶喜悅。它張著大口,好象在向前來觀光的游客講述著它在舊中國遭遇的劫難和新中國受人尊崇的故事。
[center]


司母戊大方鼎[/center]
[center](圖四Ο)[/center]
  據吳培文講述,1939年3月的一個晚上,他本家的一位堂兄在距墳地一丈多遠處,用探桿探到堅硬的東西,并帶有綠銹,覺得地下可能埋有銅器,于是將此發現告訴了吳培文。吳培文聽到后既生氣又擔憂,氣的是怕破壞祖墳的風水,憂的是自己不挖別人也會去挖。當時安陽淪陷,日軍大肆燒殺搶掠,如果這被日本兵知道了,情況就更加不妙。考慮再三,他決定挖開墳地以探明究竟。為了保密,吳培文和本家兄弟只好夜挖晝埋,直到第四天深夜,才將司母戊鼎起出地面,并用馬車拉到吳培文家,埋在院內預先挖好的坑中。因日寇占領安陽,剛見天日的司母戊鼎又不得不隱藏于地下。
  后來,司母戊鼎險些被古董商吞沒,又差點被侵華日軍劫掠。1949年蔣介石敗走臺灣時,也打算把這座寶鼎帶走,只因鼎太大而未能裝入飛機,不得不將它留在南京。新中國成立后,南京博物院將司母戊鼎轉交國家歷史博物館(現為國家博物館)展示。
  2005年11月26日,殷墟王陵遺址正式對外開放,當天中央電視臺報道了曾經出土過司母戊鼎的M260大墓復原展示的實況。M260墓壙的復原,是經過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規劃和國家文物局有關專家論證,并經世界文化遺產評估專家考察贊同的王陵遺址唯一科學復原的大墓。從此,前往殷墟觀光的中外游客就可以欣賞到這座世界最大的司母戊鼎(復制品)重歸墓室的風采。
[pagecute]
6. 陵墓植柏的緣起
  在陵園墓地種植柏樹,是中國的傳統民俗,有著悠久的歷史。
  古人認為,松柏不僅象征長壽永恒,而且還有庇蔭后人的作用。因此,在陵墓區種植柏,既能寄托子孫對祖先的哀思,又能受到祖先的保佑。
  安陽是中國有文字可考的最早植柏的古都。早在兩千多年前孔子所編的《論語》中,就有殷人植柏為社樹的記載。“社樹”類似于今天的“市樹”,所不同的是,殷商先民還以柏樹為“社神”(即土地神)。在殷墟甲骨文中,“柏”字寫作

,像側柏的樹苗形;“樹

”之

字寫作

,像殷人跪地植樹苗之形。殷代的“社樹”文化內涵頗深,它既是鄉里(古都安陽)的代稱,又是安陽植柏史最悠久的象征。
  實際上,在殷墟王陵遺址尚未發現之前,西北岡墳地就植有100多株側柏,最粗的要三人才能合抱。日軍占領安陽以后,這片墳地的柏樹都被砍光了,甚為可惜。不過,安陽一帶民眾仍有在陵園及墳地植柏的習俗,可以說是殷代王陵植柏的遺風。(圖四一)
[center]


殷墟王陵遺址M1400號大墓發掘情形及墓區的柏樹林情景。
(圖四一)[/center]
  殷人的植柏習俗對后世影響深遠。中國許多寺廟和名勝景點,至今仍保留著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古柏。民間有關植柏的習俗和古柏的神話傳說也頗多,這種古柏的流風遺韻,可稱之為中國的古柏文化,進而成為一種激發人們去保護古柏、保護古樹名木的精神力量.



發表評論須知
遵守《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
本站有權保留或刪除您發表的任何評論內容!
請注意自己的用語,尊重他人就是尊重您自己!
您的姓名:
您的Email:
評論內容:
250字內
驗證碼:
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372—3161022 3932171 傳真: 0372—3932171
地址:中國河南省安陽市小屯 郵編:455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河南旅游網

豫公網安備 41050502000027號

豫ICP備11006905號-1


奔驰宝马游戏下载中心 京威股份股票 英超2020 联投灵活配置二期私 富贵捕鱼棋牌游戏 金牛棋牌游戏官网? 22选5中3个号多少钱 单机捕鱼无限金币下载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 黑桃有哪些游戏关服了 36选7大赢家 炒股软件手机版下载 曾经下载过的神来棋牌 jdb龙王捕鱼龙王跑贴吧 四个人打麻将输一局脱一件 神来棋牌官方客服 捕鱼送彩金10